从聋哑人儿子到演艺圈“扫地僧”,王志飞的命运因四次意外而改变

《扫黑风暴》大结局,网友总结的人类高质量演技里,王志飞可能是入选场次最多的一个,无论是和孙红雷的演技对决,副驾驶座改成茶海,还是大结局落网时的回眸一笑,都让网友剧终还念念不忘。

但56岁的王志飞原本不会出演高明远。

因为王志飞这么年多来拍戏有个原则,不管多大的戏多少片酬,必须看到完整剧本,觉得行才演。

可《扫黑风暴》初期邀请他出演时,当时的剧本还不完整,他就很犹豫,考虑要不要打破自己的规矩。

最后他“打听”到孙红雷是正一、五百是导演,才下定决定出演这部剧。

也是这部剧中的表演,让王志飞再次被观众看到,弹幕里齐刷刷都是“这不是商君吗?”

演完这部剧,王志飞直播里长出一口气,“总算摆脱高明远了。”他一本正经地在视频里向观众道歉:“我让大家有心理阴影了,对不起。”

网友说您别道歉了,本来没事,看您道歉总怕你来一句“怎么说话呢“,这下真有心理阴影了。

高明远这是焊在观众心里了。

人生就是如此,想摆脱的,未必摆脱得了,没想过,有时候突如其来。

就好像做演员这条路,对于当年一个聋哑家庭的孩子王志飞来说,绝不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但经历人生四次波折和意外,一次次主动改写命运的王志飞,最终成为了商君又成为了高明远。

01、 第一次“意外”:一场学校的话剧排演,让聋哑家庭的孩子想成为演员

王志飞的父母都是聋哑人。

王妈妈是因为年幼时患了大脑炎,吃消炎药之后导致聋哑,爸爸则是因为患了眼疾打针后出的意外。

同为聋哑人,他俩经过亲朋好友们的介绍走到了一起,妈妈在国棉三厂工作,爸爸在旁边的印染厂。

因为父母不是先天聋哑,王志飞也没有遗传到聋哑基因。

母亲生他那天,父亲从印染厂匆匆赶了过来,母亲抱着健全的他张大嘴巴喜极而泣,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们一生都无法像其他父母一样亲口表达自己对孩子的爱。

而且聋哑人的生活很艰辛,看了他一眼,父亲就急忙回到厂里工作了。聋哑人照顾孩子不太方便,王志飞三个月大的时候送到爷爷奶奶那里,是爷爷奶奶从小把他带大的。

但父母对他的爱是无言的。

母亲白天在厂里操劳,晚上回家粘火柴盒、洗啤酒瓶,拼尽全力多赠点钱,就想给孩子一个好点的未来。

当年妈妈心灵手巧会做衣服,王志飞小时候的衣服都是妈妈做的, 爸爸有一手好手艺,家具都是他自己设计自己做,而且别出心裁,不是普通的桌椅板凳可比。

但王志飞这一生的手艺,要靠他自己找出来。

10岁那年,看到王志飞好动,父母就给他报了田径训练班,但因为他实在没有天分,几个月后被教练劝退了。

尽管父母很疼爱他,但王志飞的童年并不开心,不光小伙伴们嘲笑他,还有一些调皮的孩子经常追在父母后面喊“哑巴”,向他们身上扔小石子,王志飞看见了,气得立刻冲上去赶跑他们。

王志飞学会了哑语,父母出去办事买东西,他就跟着父母当“翻译”,每次看到父母因无法与人正常交流受到歧视和冷眼,他心里就难受。

有一次小区丢了一辆自行车,有人诬陷说是王志飞父亲偷的,民警来调查时,父亲只能满脸泪水打手语比划,母亲牵着王志飞的小手在一旁落泪。

最后真正的小偷落网了,王志飞父亲才获得清白。

这件事深深刺痛了王志飞,他决心要保护父母,也不让父母受欺负。

这些痛苦和志向他从未告诉过父母,不想他们因为这个而伤心难过,有什么委屈都自己扛下去,有些人一生被童年治愈,有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当年父母遭受的冷眼在那个少年心里埋下的种子,就这样塑造出王志飞的性格,并终将改变他的命运。

改变命运的机会来自一次巨大的偶然。

那么多聋哑家庭的孩子,或许也有人有艺术天分,但只有他,初中时遇到了一个会写话剧剧本的老师,还遇到了极其开明的校领导,不但不阻拦,还同意老师组织学校的孩子排话剧,甚至专门请来中国实验话剧院的导演孙庆荣来编排这部戏。

而长相帅气的小王志飞被安排演男主角,10岁的王志飞,就这样得到了话剧院导演的亲手指导,甚至连怎样在边幕候场、如何整理服装,都细细地讲授。

如果不是这次经历,大概王志飞无法见识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也不会从此对演戏产生浓厚的兴趣,他发誓这辈子除了演员什么也不干。

在当年,表演行业在许多人心里依然是下九流,一对聋哑人父母,当然更无法理解表演的意义。

但王志飞真是遇到了一对美好的父母,他们只是看到王志飞爱上了表演,就省吃俭用将他送进了北京少年宫话剧队、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的表演训练班继续学话剧、演话剧。

除了这些,父母不能帮他什么,甚至都不能教他一个字的正确发音,但这样的家庭是温暖而鼓舞人心的,那个少年在心里默默立志:“我每时每刻、每天每年都在告诫自己,一定要比别人多下功夫!”

鲜有人知道,为了成为后来那个被观众评价为演艺圈扫地僧,当年那个对未来一无所知的年轻人,付出了多么巨大、艰辛的努力。

他看着自己的聋哑人父母熬夜、挨骂、被歧视,默默承受这一切,他知道自己必须靠表演走出去,他不但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要改变父母和母亲的。

02、 第二次“意外”:当电工没有阻挡王志飞的命运,反倒成全了他

但少年励志一举成功,都是偶像剧里的故事,人生不是偶像剧。

16岁时,差两年高中毕业的王志飞,软磨硬泡求学校老师开了一封介绍信。他跟老师说:“我不是想干啥,我只想看看考场到底是什么样儿,想感受一下,反正我将来肯定要干这个。”

这位也是话剧爱好者的老师,没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是顶着压力给王志飞开出了介绍信,让他参加了当年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招生考试。

初试、复试都顺利过关,第三试,一位军医走过来,让王志飞张开嘴,看了看他的声带,温和地说:“小同学,你毕业了吗?”王志飞刷地一下红了脸,憋出一句话:“我只想见识见识考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军医笑着说:“希望你毕业以后再来参加我们艺术学院的考试。”

被识破的王志飞更加发奋练功,冬天一大早就到公园吊嗓子,晚上困得不行还要再压几遍腿。

1982年,王志飞从北京24中毕业。他果断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复试前半个小时还在练唱。

可是当他步入考场时,忽然紧张到发不出声,他张着嘴“啊啊啊”地站在那里,豆大的汗珠往下掉。考官倒了一杯水,让他润润嗓子,可他的声音还是紧张“哑”了……

第一次失败了,1983年,中戏不招生。

为了不在家吃闲饭,王志飞考试进入国棉三厂,因为进厂考试的分数高,他被分配当了一名待遇还不错的电工。

但人生的意外并没有阻挡王志飞的梦想,在偌大的变电室,没人的时候,王志飞就连喊带唱,压腿、翻跟头。

在所有人都觉得他不行的时候,只有王志飞自己,一刻也没有放弃那个未来的自己。

可是偷偷练功练到了1984年,中戏还是不招生。

这一年,全国只有铁路文工团招生。王志飞一门心思备考,这一次,他没有再紧张到说不出话来了,成功被录取。

到西郊民巷的团址报到时,从小在北京长大的王志飞忽然觉得北京的每一处都是那么新鲜,天地都那么美丽。

多年后他上节目自己说,“我坐在公共汽车上,嘴角老是翘着,我知道好多人看我,知道他们心里在疑惑:这孩子怎么了?怎么老在那儿傻乐?可我的嘴角就是放不下来。”

文工团的日子也不轻松,尤其他这样的小年轻,很多事得亲力亲为,到外地演出,道具箱子得自己搬,王志飞和其他小伙子,把衣服一脱,扛起100斤的大箱子就走。

那时候他的工资非常少,每到月底兜里就没钱了,想买东西给父母时,总想这个东西太贵了,太奢侈了,我有钱会给你们买更好的。

他在团里拼命地表演,脏活累活抢着干,经常一个人排练到深夜。结果命运再次奇妙地峰回路转,当年他紧张到失声没能考进去的中戏,以另一种方式向他敞开了大门:毫无背景的王志飞在被文工团保送到中戏深造,与傅彪、娟子等人成为同学。

入学的当天,恰逢姜文做毕业汇演,王志飞和同学们都跑去观看。他记得姜文表演的是部叫做《大家庭》的话剧,姜文极具个性的表演方式给王志飞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更想当个好演员了。

当年文工团不但保送他,甚至还并负担了他上学的部分费用。

尽管如此,王志飞上学的各种开销还是不少,父母每天晚上糊火柴盒、洗酒瓶子,用微薄的收入供儿子完成学业,王志飞看得出,他们嘴上说不出,但再苦再累,心里还是高兴。

为了让父母别那么辛苦,他在学校食堂总是吃最便宜的饭菜,为了省两元公交车费,时常步行走到学校,总有一天,他会一步步,走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

许多年后,他说之所以对每个人物都精雕细刻,对每个细节都认真去“抠”,完全得益于他当年当电工时“闲着没事”的自我训练。“我现在特别怀念那时候,心无杂念,精神和感情都很专注,虽然用的是笨功夫,但至今受益。”

03、 第三次“意外”:一部没流量没戏说的“纠纠老秦”,怎么就火了?

可出人头地依然不是容易的事。

毕业后,王志飞回到文工团,开始到全国各地的铁路分局演出,熟悉了各种各样的铁路工人,积累了大量的表演素材,但影视表演的门好像对他敞开着,他又进不去。

王志飞形容当年的艰难说:“当时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奶油小生挨批,丑星大红大紫,我们这些不丑也不奶油而且没有门路的演员,只能闲着。那会儿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电视剧,虽然我正是偶像的年龄,可偶像剧连个影儿都还没有呢。我和同伴常常在大街上溜达,可从没‘巧遇’过导演或星探。“

有一次小伙伴说:听说北影招待所那儿有个剧组,咱们试试去?王志飞说:“那行吗,人家不认识也不了解咱,就这么生撞过去?”

毕业三四年,他就在第一年演出了儿童题材电视剧《好爸爸坏爸爸》,然后就再没有接到作品邀约,实在无戏可演,他就整天在家昏天黑地地打游戏。

有一次,王志飞打游戏整整三天三夜,忽然看到父母敲开他的房门给他送饭,他发现父母突然老了,头上多了许多白发,从父亲心疼的眼神里,王志飞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

他狠狠把游戏机砸在地上,嚎啕大哭向父母道歉,然后奋发起来。

但就像之前说的,人生不是偶像剧,不会男主一奋发,就会伴随着昂扬的主题曲走上人生巅峰。

没戏演,王志飞向好友借了一笔3000元“巨款”承包鱼塘。

可他毕竟不是张翰演过的鱼塘霸总,鱼塘刚办没多久就被“取缔”了,他只能继续跑龙套、四处找剧组自荐,一转眼,他已经入行13年了。

一直到2000年,他才终于迎来生涯第一部代表作,就仿佛命中注定一般,剧集的名字就叫——《突出重围》。

他在这部军旅剧中扮演青年军官唐龙,凭一个配角角色一举拿下了金鹰奖观众最喜爱男演员,那一年,他已经35岁了。

局面终于打开了,接下来的《无国界行动》、《高纬度战栗》、《秘密图纸》,一部接着一部找过来,王志飞的表演带着一种学院派的形式美,但他还需要一个角色,彻底爆发。

拍出了《潜伏》的姜伟找他拍了《沉默的证人》,里面充斥着大量话剧式的台词,王志飞的演绎正符合了这样的风格,他完美演绎了一个伪装成心理学教授、协助警方办案的变态杀人狂。角色外表的儒雅与私底下疯狂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至今仍是不少观众的童年阴影。

但他的表演爆了,戏没爆。

那时候他也不找经纪人,亲自谈剧本,还给自己定下每年3-4部戏的接戏上限。

很少有人记得,他还演过童年神剧《快乐星球》。

漫长的蛰伏,仿佛是为了等待一个角色,这个角色一旦出现,他身体里的热血就会被带得火山喷发一样,演出那一身古朴磅礴阳的状态,许多年后,人们把他碰上的这个角色称为——商君。

这部剧,就是至今被视为国产历史剧三大巅峰之一的《大秦帝国》。

其实王志飞接这部戏也是偶然,那时候他都演了快20年戏了,人生第一次演历史剧,进片场是直接从另一个现代戏剧组连夜拉过来的,仓促上阵就挑起大梁,导演黄健中当年购买了许多反映战国时期礼仪的书籍,亲自给主要演员培训,训练他们的举止神态,让他们逐渐入戏。

演商鞅的时候,王志飞把握住了两个词—— 血性与 法度 。

商鞅原本是卫国人,但在检视战场后,不禁被秦人的志气打动。他对侯勇饰演的秦王说, 我爱秦国,唯有两宗。

“苦菜烈酒,尽显本色“。

他说出台词那一刻的豪情,至今震撼人心。

凭借这个悲剧性的英雄角色,王志飞终于红了。他对媒体说:“我现在老想,那会儿要是真有个成腕儿的机会落在我头上,我也不见得就能出来。”

出道多年,他不曾有过别的绯闻。唯一的一次,是和张歆艺的七年恋情。可到了2012年,他们还是难逃分手的命运。

分手后的同年6月,王志飞去北京一家特教学校参加此善活动,认识了前来做公益的张定涵。

张定涵也是北京人,比王志飞小15岁,未婚,人长得漂亮,要找条件好的对象不难。

但命运就是如此奇妙,两人相遇后很快谈起恋爱,相处到第三天,王志飞忽然说:“如果商场有钻戒,咱们就结婚吧。”

女方调侃说一个钻戒就把我交代了?王志飞突然正色说:“那你愿意吗?”

张定涵笑着说愿意,两人就开始了进商场找戒指。但因为她手指比较细,跑了几家都找不到合适的戒指。

一直到最后一家,竟让王志飞找到了,他就在柜台前拿着挑好的戒指,单膝下跪:“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然后两人又赶在民政局关门之前,飞速领证。

从恋爱到结婚,只用了三天。许多年后,张定涵说:“我嫁对人了。”

那会儿王志飞还买不起婚房,与张定涵租房结婚。他们决定将68万元礼金全部捐给慈善机构中国狮子会,用于聋哑儿童的康复和治疗。

岳母知道后不同意:你们干嘛不拿这笔钱当买房子的首付?自己又不是有钱成啥样,凑那热闹干嘛?

王志飞说:我父母走得早,没机会尽孝,他们一辈子生活在无声的世界中,我能力有限,能帮几个聋哑孩子,帮几个。

04、 第四次“意外”:曾因批评小鲜肉拿天价片酬被冷落,却等到了好演员的春天

虽然开始在业内有了名气,演技有口皆碑,获得了“国家一级演员”的荣誉,但即使在演技派中,王志飞依然是低调的演艺圈扫地僧。

有人说王志飞此人性孤傲,也得罪过人。的确如此。

在流量鲜肉大行其道的日子里,他还曾公开批评这些小孩凭什么不会演戏还拿着天价片酬,在那个许多人都公开称这些鲜肉们演技不俗、聘请他们担任演艺学院教授、说他们纯情无比的日子里,王志飞这话自然有人听了不高兴。

这几年他凭借《古田军号》获得过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也曾在《东宫》这样的古偶剧中出演配角,出场时,歪腰驼背步履蹒跚,走路拄拐,头还一直歪着,一回家精神奕奕,成为全剧演技的定海神针。

跟蒋雯丽合作《花儿与远方》,蒋雯丽点评:“王志飞本身就是剧里的男主觉刘北伐”。

这么多年,王志飞的规矩是不看完整剧本不接戏,让他破戒的,是《扫黑风暴》。

后来他说,外部形象上来讲,孙红雷好像更适合演“高明远”,我可能正相反,偏偏在这个戏当中,导演把我们两个人的位置对调,我觉得很成功。方方面面的信息都告诉我,这部戏之后可能会很有“演头”,当时还没有想到之后有没有“播头”。

结果是所有观众都欣赏到了一场影帝级的反派演出,王志飞把高明远的阴险狡诈刻画得淋漓尽致。观众评价说他的眼神戏最是亮眼,嘴上一个字没说,眼睛里却充满杀气,网友称之为“死亡凝视”。

那场和孙红雷摊牌的戏,戏中两个人明明已经恨透了对方,可依然假装客客气气地聊天,相互飙戏的确非常过瘾,

孙红雷虽然火力全开,表情张力十足,但许多观众觉得不动声色的王志飞演技更加内敛,更有张力。

剧中李成阳站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孙红雷即兴设计掏出手机开始拍高明远,王志飞也即兴配合演出,完成了最后那段精彩表演,一切看起来天衣无缝。

还有那个令观众和王志飞自己都搞不懂但大受震撼的的茶台,也在那场高明远给董耀下马威的戏份中,和王志飞的表演完成绝佳搭配。“哪有绝对忠诚,那茶杯呀,我能让它稳稳地坐在茶台上,但碰上大的沟坎,那就难说了。”

直到这个角色最后一场戏,步入法庭时那回眸一笑,依然把人物不可一世不知悔改的心理,诠释得淋漓尽致。

王志飞又火了,却不飘,上直播他直接成了“自黑吐槽“机器: “你不是标题党吧?标题党深恶痛绝。”、“IP在我的理解里,‘唉……屁’”、“都说戏骨,我们也没肉挥霍只剩骨头了,得珍惜这把老骨头。”

演艺圈这么多大腕,少有人像他这样,敢一针见血地指出资本的疯狂介入与娱乐圈乱象之间的关系。他说:“自从资本到了这个世界上,从头到脚,每个细胞都滴着血”。

出人意料的,一个演艺圈的流量时代迅速退潮,资本游戏是他们的,浪潮退去,裸泳的也是他们,演技派的春天到了。

而王志飞心里只有戏,他说“我不能不用心,行业里面潮起潮落,今天这个火了,明天那个又没影了。我从开始坚持到现在,我不敢轻视自己演员这一职业,坚持下来才可能有今天。”

王志飞一生的遗憾和命中注定:人啊,终究要自己成全自己

拥有好的父母的人,未必能成为一个外人眼中最好的父亲。

2005年,在遇到现在的妻子前,王志飞与第一任妻子在聚少离多之下选择了离婚,王志飞获得了儿子的抚养权。

儿子渐渐长大,他给儿子买了房子,亲自监督装修,还为他安排好了以后的人生。

但儿子王也不喜欢王志飞对他的人生规划,青春的叛逆使得他与父亲隔阂越来越大,曾经在高考前一个月离家出走。

王也自小就有着音乐梦,但王志飞认为王也要是和他一样演戏的话,他还能以过来人的身份教教他。

还认为王也没什么音乐天分,唱歌的水平也当不了歌手。

2014年,王志飞父子的紧张关系被戏剧性地被放到了台前。

那一年,热爱音乐的王瞒着王志飞报名了浙江卫视《我不是明星》栏目。

在节目现场,王志飞被意外带到台前,本来就对儿子偷偷报名不满的他忍不住发了火,最后一怒之下摔了话筒,愤而离场。

台下采访中他说“消费老子,没出息。” 儿子反驳:“你给我安排好了未来的道路,可你从来不问问我到底想要什么?”

场上气氛一度结冰,许多人都以为父子两人不睦,可后来他带着儿子上另一个综艺,人们才明白,一切都是王志飞的计划。

他说自己其实不太会和儿子相处,为了让儿子放弃音乐梦,“老父亲只有这个傻办法了。”

但看到儿子心意已决,虽然唱歌水平一般,他后来他也不再阻拦了,还请孙楠帮儿子指点音乐,他说:“那我要是再不同意,没准会做出别的什么更意想不到的结果。”

王志飞最大的遗憾,还是父母。

当年父母还在的时候,以前的电视剧没有字幕,父母一开始看王志飞演戏的时候,王志飞只能告诉他们自己大概演的是怎么回事,但不可能把每句话都翻译给他们。

后来电视节目上有字幕了,父母每天都会看电视,除了《新闻联播》,就是看王志飞演的电视剧。

那时候拍了几部戏,王志飞攒下3万元积蓄,立马带着父母来到北京一家医院,想给父母恢复听力。

医生检查后告诉他,耽误太久了,无法恢复了。

王志飞一直以为只要自己攒够了钱,父母就有能听到他说话的那天。

他开始后悔自己曾虚度光阴。“父母听不到,那我就赚更多的钱,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

有次他夏天回到家里面,看着母亲一直在不停地扇扇子,他就打算给家里买台空调。

但母亲本身比较节俭,不同意儿子花这个钱。

当时王志飞手里确实没多少钱,母亲拒绝之后就没有买,心里想着等到他有钱了之后再买,但这一耽搁就是几年时间,后来母亲患了重病,在病床上躺了五年,王志飞一边工作一边回家照顾她。

1999年,王志飞拍《突出重围》时,母亲去世了,王志飞赶回来也没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

始终都没给妈妈买空调,成为王志飞一生的遗憾。

从此他对老父亲格外的孝顺,只要有时间就回家陪着他用哑语聊聊天,可是父亲几年后也走了。

从此王志飞开始致力于做慈善,对聋哑儿童能帮就帮,还呼吁大家给予残疾人理解与尊重,成为了常年关心聋哑儿童的慈善公益大使。

他曾对媒体说:“我就是想以这种方式,来怀念自己的聋哑父母……”

命运是如此奇妙,童年有过卑怯和无能为力,没有让王志飞如同他演过的反派人物一样人格扭曲,反倒促成了一个更加奋进的少年,因为出生在聋哑家庭,王志飞早早就学会了手语,非常擅于用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平时也会不自觉的观察别人的动作,无形中提高他的演技,《扫黑风暴》中的“死亡凝视”,原来是其来有自。

童年时代的压抑令他养成了独自思考的性格。走红后,他没有演不适合的戏、没有消耗自己,从未停止一路前行,这一切最终帮他熬到了流量退潮实力派涨潮的时候,好戏,好角色,跟着来了。

他的人生一次次因为各种意外而改变,但都一步步推着他,成为了少年时代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如今父母都不在了,王志飞说:“大概是父母把一生的语言都给了我,才使我今天能够从事以语言为主的工作。”

就像王志飞年轻时主演的《暴风法庭》,片尾曲歌词写的那样:“别信那誓言会不会褪变成这谎言;别管那谎言会不会变成这流言;只要敞开心灵真诚的空间;无言也就会变成那永远的诺言。”

出生在聋哑家庭的王志飞,终究把无言变成了永远的诺言。

万般皆是命,但人啦,终究要自己成全自己。

新闻啦-听人民的声音
新闻啦 » 从聋哑人儿子到演艺圈“扫地僧”,王志飞的命运因四次意外而改变

发表评论

新闻啦 - 提供最优质的新闻资讯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