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华晨雷诺金杯有工厂3个月前已停工,全员放假开工未定

华晨集团与雷诺汽车的“联姻”面临困局。
近日,一位华晨雷诺金杯员工向澎湃新闻透露,其所在的华晨雷诺金杯某工厂已停工3个月。目前,华晨雷诺金杯已停止发放工资,仅为员工缴纳医疗保险。
据了解,包括他在内的一线员工大约在3个月前收到了公司“暂时放假”的通知,12月初,华晨雷诺金杯开始全员放假。而对于开工时间,该员工对澎湃新闻表示其被告知“等通知”。
就华晨雷诺金杯停工、放假、停发工资一事,澎湃新闻也得到了另一名华晨集团员工的印证。
澎湃新闻多次拨打华晨雷诺金杯官网所列出的联系电话,均无人应答。
华晨雷诺金杯这个“中法混血儿”,在成立时背靠中国“国民神车”和法国第二大车企,被给予厚望。但仅走过四个春秋之后,就陷入这般困境,着实令人唏嘘。
联姻
时针拨回到2017年12月15日,华晨雷诺金杯汽车的成立庆典在沈阳举办,时任华晨汽车党委书记、董事长的祁玉民代表华晨出席仪式,而法方代表则是时任雷诺集团董事长兼CEO卡洛斯·戈恩。
成立后的合资公司,华晨持有51%的股份,雷诺持49%的股份,由法方派欧阳杰(Thierry Aubry)任合资公司CEO。
就在此前的2017年7月,华晨集团发布公告称,以1元的象征性价格将华晨金杯49%的股权卖给雷诺。此消息一出便引发了社会上的热议,不过,看似“血亏”的华晨却有着自己的考量。
诞生于1989年的金杯汽车长期以来一直被誉为“国民神车”,曾拥有金杯海狮、金杯阁瑞斯等上百款车型畅销全国。据官网信息,金杯汽车保有量在2010年突破100万辆。
2010年当年,金杯汽车销量达到了10万辆,而到了2016年,其销量一路下滑到了2.3万辆。销量的疲软直接导致金杯的亏损,2016年金杯汽车净利润由2015年的0.36亿元下滑至亏损2.08亿元。
接手一个日渐式微的品牌,雷诺背后也打着“小算盘”。
身为法国第二大车企,雷诺在商用车领域颇有积淀。2016年,雷诺轻型商用车全球销量达44.39万辆,轻型商用车(不包含皮卡)在欧洲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达到了15.9%。
然而在中国市场,雷诺却一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角色。2013年,雷诺通过与东风汽车合作买入中国市场,然而彼时,中国市场上的合资车企早已形成了稳定的格局。知名度低、性价比低、更新换代慢,让雷诺成为了中国车市上的一个边缘化品牌。“国民神车”的名气和金杯汽车数十年铺设出来的完整销售网络,正是雷诺所急需的。
裂隙
在成立之初,华晨雷诺金杯的产品规划中就仅有金杯车型,而雷诺品牌的车型则被安排在2020年在中国上市。直到2020年末,华晨雷诺金杯的首款合资车——金杯海狮王才上市。合资后迟迟不导入新车型,这在合资车企中十分罕见。
汽车分析师张翔对澎湃新闻表示,雷诺和华晨双方都吝于在合资公司实打实投入,这是华晨雷诺金杯走向衰落的重要原因。
在产品上难以推陈出新,华晨雷诺金杯在管理上却屡屡遭遇挑战。
证券时报曾报道,华晨雷诺金杯法方高层自进入合资公司后就在谋划辞退中方老员工,2019年已进行过多次裁员。
2020年,施戈迈(Guillaume Sicard)走马上任,接替欧阳杰担任公司CEO。同年,雷诺集团发布全新在华战略,退出乘用车市场,聚焦轻型商用车和电动车领域。
然而放下了难见起色的乘用车业务,雷诺似乎也并没有给商用车合资公司带来转机。
一方面是双方对合资公司投入不足,另一方面,华晨破产事件,也对这场联姻敲了一记猛棍。
2020年11月20日,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虽然华晨集团表示本次重整不涉及与雷诺的合资公司,但业内却普遍认为,这或许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此,乘用车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曾在文章中写道,“消费者买车是信任未来使用阶段的车企会对车辆的产品责任负责,现在企业失信,未来华晨雷诺、华晨中华等车企翻身就没有啥希望了。”
2021年8月,雷诺找到了新的伙伴——吉利,双方重点在于加速雷诺“Renaulution计划”在中、韩两国市场的落地。

新闻啦-听人民的声音
新闻啦 » 独家|华晨雷诺金杯有工厂3个月前已停工,全员放假开工未定

发表评论

新闻啦 - 提供最优质的新闻资讯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