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实税收套利口袋,护航新经济业态合规成长

当红网络主播薇娅,在冬至前夕等来了罚单。12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公布,对网络主播黄薇(薇娅)追缴、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
高收入者逃税,对普通纳税人来说是不公平的,偷逃税的行为也很不齿,背离契约精神。目前舆论对薇娅逃税个案的梳理和是非分析已经入木三分,达到了以正视听的效果。
不过,对这个涉税案件,跳出个案是非的讨论上,可能更有助于直播行业的规范治理、健康发展;更进一步说,该事件揭示出一个更为一般性的命题,随着新经济业态的蓬勃发展,如何呵护其健康成长、合规经营,才是以个案推动新经济业态良性发展的意义所在。
扎牢逃税BUG的口袋
偷逃税本身就存在明显的主观故意。全部以劳务报酬缴纳个人所得税,网络主播、文娱明星乃至其他领域的大V、灵活就业人员需要顶格缴纳45%的个税,如果通过设立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等作为小规模纳税人来缴税,税率是在5%-35%,可以直接省掉10个百分点,而且通过个人独资企业申报,还可剔除办公、个人消费、流量投放、员工成本等费用,再如果能申请到核定征收,那么在2021年12月31日前,综合税率只需要1.56%,其中包括0.5%的个税,1%的增值税和0.06%的附加税。如果在上海崇明岛等税收洼地开设个人独资公司,还可以享受到先征后退等政策优惠。
面对如此大的“税收套利”诱惑,需要扎实税收优惠政策口袋,及完善税种的无缝衔接,以避免让人钻空子。
当前我国的税制结构以流转税为主,现有会计制度与之相互匹配,相互促进。
以电商直播领域为例,有说法称,头部网络主播与企业的分成差不多是二八分成甚至更高,比重较高。
如果双方签的是劳务合同,不是卖断式等销售合同,那么这笔费用在会计上和税收上如何处理,就可能直接影响事态的走势。假设全部以劳务报酬方式出,那么后面网络主播们的偷逃税行为就不会出现,因为劳务报酬这块是企业代缴代扣。
这对企业和主播们都不划算:劳务报酬不能在增值税环节进行费用和成本抵扣,占销售收入20%-40%的金额要通过劳动报酬来入账,税务部门必然会去稽查;毕竟,在流转税为主的税制结构下,税法对企业的费用支出是有严格要求的,否则企业很容易虚增成本进行逃税。对主播们而言,则需要缴纳45%的个税,心理冲击是自不待言的。
企业通常的做法是成立一个独立销售公司,把商品卖给自己的销售公司,既做到风险隔离,又能在增值税环节进行销项抵扣进项。但压力转到消费型增值税环节,这一环节,销售公司为实现营销费用和成本在增值税中抵扣,一般会在法律规定的限额范围内,通过代扣代缴税款后用劳务费方式支付给网络主播一部分,剩下部分以销售成本等形式进行成本化抵扣处理。
至此,网络主播和文娱明星等灵活就业人群的收入就非常复杂,从企业获得的非劳务报酬的那部分收入,需通过虚增业务方式为合作企业提供普通发票和增值税发票(最新规定个人也可开增值税发票),而且这些收入在会计处理上的门类很多,不能简单归类为报酬收入,在个人独资企业环节适用35%的个税。
由于很多虚增业务,这些个人独资公司的会计账簿不健全,又不能让税务部门查账,否则就会暴露虚增业务等问题,最终申请核定征收进行浑水摸鱼。之所以存在这样的操作空间,可能是现在金税三期尚不能通过更多维度的信息进行交叉印证,尤其是实现纳税行为与金融现金收付流、利益相关人的户籍、收支信息等数据的有效对接。
新经济敲门,谨防错杀知更鸟
薇娅们偷逃税带来的一个前瞻性问题就是,现行税收制度、会计制度如何应对这种新经济业态,这可能是薇娅涉税问题背后的真命题。
平台经济、灵活就业人群等塑造的新经济业态,一个最大特征就是直接实现供需端的无缝对接,生产即消费正在走入人们生活,各种生产要素面临重新确权定义。
举个例子,平台经济下,网络主播也好,智能算法也罢,直接将碎片化需求信息汇聚成精准制导的价值互联,应需定制地推给供给端生产商,供需双方匹配撮合的过程,也是培养用户对商品和服务的行为忠诚和情感忠诚的过程。这方面拼多多的社交电商模式体现得更加明显。
今后,平台经济可以通过精准定位消费者诉求,将产品和服务设计、制造生产、原材料提供等环节打通。换句话说,平台正在成为经济要素资源市场化调度和经济大循环的超级中心,平台和网络主播可以支配和调动的,可以是整个产业生态链。
这样的效果就是重塑整个经济产业生态,以及推动各大要素市场主体身份的重新定义。
首先,市场分工越来越专业化、精细化了,长板理论替代木桶理论成为企业市场竞争法则,企业竞争力不是取决于木桶中最短的那块板,而是最长的那块板。这促使企业会把非核心业务不断剥离,变成一个个专精特新的企业。决策层频繁鼓励专精特新,如今看来非常前瞻。
当前公司的法务、财务、人力资源、行政后勤、公关等部门,开始外包,具体的法务与律师事务所合作,财务与会计事务所合作,人力资源与人力资源公司合作,公关与公关公司合作等等,企业内部的相关人群更多是对接,做事的主要是这些专业公司。
新经济业态将逐渐扩大直接税税基,压缩流转税税基。专业化分工发展到极致,就是个体经济再次翻新站到经济舞台的中心。如电商直播的主播,打的不再是企业品牌,而是个人品牌,个体经济推陈出新,使得传统税法和会计法中的企业费用,变成了专业化个体经济的劳务报酬。这对企业来说,曾经的成本中心变成专精特新小企业的利润中心,各类专业平台变成要素资源的整合平台。
如果这样分析具有合理性,那么困扰薇娅们的税收问题背后,就是新经济业态下,税源开始向直接税领域转移,而目前税制结构则延续流转税的运行范式。
其次,平台经济兴起后,灵活就业人群更加活跃了,曾经的雇佣关系,正在被市场化劳务合作关系替代。目前,很多企业推行事业合伙人制度、董事总经理制度等,在企业内部,人力资本正在逐渐被与资本对等的智本概念替代。智本就是以人的智慧、能力、专业知识等直接参与企业收益权、利润和剩余索取权的分享的一种虚拟资本形式,由于公司注册等智力等无法作为出资形式,只能以虚拟资本形式参与公司收益和剩余索取权的分配。被企业列为智本的人,不再单纯作为企业成本要素领取雇佣薪资,而是直接与资本分享企业剩余索取权和收益分配权。这方面律师事务所等最为典型,律师事务所更多是一个带有准公共职能的赋能平台,律师是一个个独立的利润核算中心,保险公司也是保险代理人正在逐渐被保险经纪人替代,独立保险经纪人正在开始涌动,友邦保险先知先觉,现在中国平安也开始保险代理人转型。
当然,这一新范式,在电商直播领域和文娱领域,以及物流、生活服务等领域更为直接,其他行业可以说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未来智力劳动者也将逐渐走向灵活就业模式。因为这种模式对企业,对个体,对整个经济,都是极大地降低了组织耗损,降低整个经济社会的运行成本和交易成本。薇娅们在需求侧的服务,是具有很强创造性的工作,在鼓励创新的当下,要认识到瑕不掩瑜,在谴责其偷逃税的同时,也要采取包容的态度,未来我们很多人都可能是灵活就业的一分子。
这就意味着,要适应新经济业态变化,政府应适当与时俱进地改革税收制度、调整税种结构,逐渐由现在的以流转税为主向以直接税为主的税种结构转型;企业会计制度也应顺应这一变化趋势,以适应直接税为主的会计准则和会计制度。
(作者刘晓忠为财经专栏作者,广州避风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主要从事金融证券领域研究,尤其是数字化金融风险管控、金融科技领域的研究。)

新闻啦-听人民的声音
新闻啦 » 扎实税收套利口袋,护航新经济业态合规成长

发表评论

新闻啦 - 提供最优质的新闻资讯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