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LPR不对称“降息”有何影响,下一步政策如何走

2021年的最后一次LPR报价,市场迎来了一次不对称“降息”:1年期LPR自2020年4月后首次下降,5年期LPR则按兵不动。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2021年12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3.8%,下调5个基点,5年期以上LPR为4.65% ,与上个月持平。
尽管上周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未下调,但12月LPR利率调整在预期之中。随着降准和降息的落地,市场对后续货币政策空间的讨论也在升温。
1年期LPR下调源于银行资金成本下降
1年期LPR为2020年4月下降后的首次下降,也是2019年8月央行启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之后的第6次下降。
中信建投指出,1年期利率下行的技术动力来自前期两次降准对成本的影响,政策动力来自提前发力稳增长、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依靠短端融资的中小微企业降低成本,外部动力来自于全球紧缩导致我国货币宽松的窗口期缩短。
“在下半年两次降准以及存款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等多方面的推动下,银行的负债端成本整体是略有下滑的。
 比如存款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落实后,9月银行新发生定期存款加权平均利率为2.21%,较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优化前的5月下降0.28个百分点。7月和12月的降准则能够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每年约280亿元。”红塔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指出。
光大证券直言,本月因加点幅度压缩所带来的LPR下行很是令人欣喜,其凸显了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实际利率水平降低的应有之义。
“自LPR改革至本月报价前,MLF利率的下行是推动LPR下降的主要力量:这段时间内1年期LPR累计下行了46bp,其中超过3/4由MLF利率的下降所贡献。特别是从2019年10月开始,LPR的下降全部来源于MLF利率的变化,而更具市场化特征的加点幅度已很长时间没降低了。”该机构指出。
5年期LPR为何按兵不动
上一次1年期LPR下调,而作为个人住房贷款的重要定价基准的5年期以上LPR并未下调,要追溯到2019年9月。
最新一期5年期LPR未调整的阻力主要来自于“房住不炒”。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指出,5年期以上LPR保持不变,有助于维护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银行落实对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政策要求,近期开始加大信贷支持力度,满足合理的开发贷款需求,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相关信贷规模出现明显改善,10月、11月分别新增个人住房贷款3481亿元和4013亿元,比前月分别多增1013亿元和532亿元。在相关信贷需求逐渐得到合理满足的情况下,5年期以上LPR保持不变,有助于为维护房地产市场的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依旧提及‘房住不炒’,且根据我们的判断,虽然在当下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时点,经济工作会议对于稳杠杆的诉求有所降低,但从新发展理念、2035远景规划等长周期观察,我们认为防风险仍然是经济工作中的一个重要‘底线’,因此连接房地产的长期利率调整可能性较低。”中信建投指出。
降准“降息”落地后下一步政策如何走
中信建投指出,降息降准后,预计在岁末年初专项债提前批放量的背景下,如有市场波动,央行短期将通过逆回购、MLF的精准投放对冲货币市场短端的波动,提供稳定的货币环境。即使在当下质押回购加杠杆较高的情形下,短端的宽松局面难有大的变化。明年的政策利率调整仍有空间,但还要考虑增速下滑、房地产失速等较为极端的风险事件。
李奇霖则认为,可以期待下调MLF利率,引导银行更好的下调贷款利率。
“目前,商业银行的净息差已经接近历史低点了,2021年3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仅有2.06%,偏低的净息差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银行主动压缩加点降低LPR利率的空间。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降低了MLF利率才能为LPR利率下调打开空间。”
国泰君安则认为,从银行端来看,由于大多数贷款将在次年1月份重定价,且重定价依据锚定前一年12月的LPR。因此12月调降LPR对银行的影响很大,可能银行调降的意愿并不高。此次LPR报价利率下调是银行主动让利给实体经济,反过来,央行也会给予适当的“鼓励”并做一些“让利”。那么接下来,只要短期内经济基本面偏弱的格局不发生逆转,市场对下一步降息的预期仍然会发酵。

新闻啦-听人民的声音
新闻啦 » 分析|LPR不对称“降息”有何影响,下一步政策如何走

发表评论

新闻啦 - 提供最优质的新闻资讯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