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十年后,莫干山民宿人过得怎么样

每到秋天,下了高速快开到莫干山镇的地方,三莫线公路都被发黄的树叶染成了黄金大道。莫干山火的这么多年来,这似乎是一条极具象征意义的迎宾大道。
随着乡村振兴号角吹响,政府支持,高铁开通,更多秘境被开放,莫干山已经不是那个唯一。加上疫情反复,和每一件风口上的事物一样,莫干山也被一部分人唱衰。
但事物从来不只有生和死、盛和衰这样简单粗暴的两极。尤其是当我们看到那些因莫干山而成为头部民宿的创始人、主理人,开疆扩土,耕耘着民宿这个小而美的领域,依然怀有初心,将十年来的经验、教训和方法论重新叠加回莫干山的时候。莫干山庾村主路 本文均为 蒋瞰 图

莫干山庾村主路 本文均为 蒋瞰 图

刘杰:给莫干山一点专业的服务
本来,去莫干山的人都是沿着三莫线笔直往里开,这次,打造一新的五四村在路口招摇,引人拐了个弯,先于庾村,成为最先进入莫干山的地方。
1954年,毛主席在杭州修订“五四宪法”草案期间经过五四村,为纪念这一历史时刻,有了“五四村”这个村名。
周间上午过去,五四公园旁,先我一步占了最后一个车位的车里下来三位背着相机的游客,开始了他们的行摄之旅。一边是水杉大道,一边是花卉基地,因为有了莫干山6373房车公园、乡野秘流记、ONE有引力运动工厂等游玩项目,五四村还建了大巴车统一集散中心,是个整洁干净的新农村。
木芽乡村青年创客空间也在这里,五四公园旁,“40天爆改农贸市场”听上去有点标题党,却是一句大实话。全白外观,一小片绿色草坪上摆着几个露天座位,里面是简洁的木头色。9点钟,所有员工各就各位。
这是刘杰的创业项目。
刘杰,一直被称为“莫干山民宿背后的男人”——参与过裸心谷的筹备,把“西坡”经营到行业标杆成为头部民宿,制定过民宿国家标准,录制了三季《亲爱的客栈》。
在这一行深耕太久,每天刘杰都在被问“管家在哪招?怎么培训?用什么pms系统……”大大小小和民宿有关的问题。
内心是愿意分享的,但本质上,大家又都是竞争对手,总是透露很多的刘杰意识到,要帮更多人成为优秀民宿,而不是自己做一家最好的民宿。木芽乡村青年创客空间正门

木芽乡村青年创客空间正门

2019年,他和设计师、当年陌野民宿主人华云飞成立了木亚文旅。民宿项目开发、开业筹备、管家培训……只要和民宿相关,到木芽都能解决。平时,木芽就是刘杰和小伙伴们的开放式办公空间。
最靠外面十几个工位上的不是刘杰的员工,可以理解成乡村版We Work。这不是计划之内的,只不过在有了民宿筹备、设计、培训等五大主营业务后,刘杰依然会被问“红酒哪里买?咖啡买什么豆子?床垫用什么?”出于B端客人对于线下交易环节的需求,刘杰索性给供应商和客户提供面对面交易空间:你们来木芽谈,但我不参与,也不拿卖出回扣。
很快,这个创客空间就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天南海北的人都会来这里找刘杰以及他的创业小伙伴,还会源源不断组织员工前来培训,到今年11月,民宿管家培训班已经开了8期。
旁边步行3分钟的地方有一栋农民房改建的白房子,看似民宿,实则莫干山民宿管家培训中心——当然,说它是民宿也没问题,的确是刘杰按民宿行业标准建的:接待前台、休息大堂、客房、餐厅……民宿的功能这里都有。目的是,学员不用打游击一样随时换地方参观,听完理论,就地实操:打扫卫生、铺床和餐桌、泡咖啡、开夜床。也因此,三个客房设置了三种不同房型:大床房、双床房、复式榻榻米,基本揽尽民宿里会出现的样式。
避开民宿高峰期开课,不做游学,少讲PPT,重实操,听得懂学得会用得上,考试通过可以拿证。抛开基础的规范管理与服务,单独说“民宿就是非标产品”,“需要用心感知”,在刘杰看来是玄学,是服务不过关的托词。莫干山民宿管家培训中心

莫干山民宿管家培训中心

都说今年莫干山民宿日子不好过,深耕莫干山十多年并在德清安家的刘杰依然觉得莫干山大有可为。“不是民宿不赚钱,是你的民宿不赚钱”,这句话是宿集倡导者夏雨清说的,刘杰深以为然。他的创客空间,不仅解决了很多想开民宿人的痛点,也让年轻人愿意回来工作。
吉晓祥:给莫干山一点小而暖的人情味
起家于莫干山碧坞的大乐之野今年在莫干山做了些调整,在很多人唱衰莫干山,觉得它失去了区域热度的大环境下。
2013年底,莫干山碧坞村一个拥有5间客房和超大露台的民宿大乐之野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吉晓祥和杨默涵两个同济大学毕业、捧着事业编制金饭碗的年轻人来村里开民宿的故事,成了讲情怀的顶配版本。这几年,大乐之野开店速度很快,去年子品牌“向野而生”出世。
吉晓祥和团队将最先被人认识、喜爱并口口相传的一号店改造的同时,把原本一半作为员工宿舍的五号楼也进行了调整,挖出一个亲子戏水池,开了一个小酒馆。大乐之野五号楼前的新场景

大乐之野五号楼前的新场景

“你要问我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和未来战略吗?没有的。”吉晓祥说,他做的都是很小的改变,在丰富业态、留住客人、增加营收的同时,增加一点小美好。
因为处在莫干山镇中心,位于庾村的大乐之野·小镇姑娘一直是大乐之野里生意最好的,在黄河宿集出现前。今年,吉晓祥在对面、民国时期黄郛的蚕种场里,原先的窑烧面包房,做了一间更新版杂货铺“野有集”。里面有慈城年糕和年糕脆片、锦溪的米、莫干山的笋丝青豆和莫干黄牙、宁夏瓜子、杏干,甚至在特定时间还有舟山的雷达网带鱼、中卫的滩羊……这些被设计包装后的这些伴手礼大多是大乐之野所到之处(开店)的风物产,同时也是大乐之野的助农计划。
由于之前庾村老街上的野有集响应政府号召征迁,借机索性将这个品牌进行了提升。除了在地风物,铺子里还售卖大乐之野和小众产品的联名款,比如景德镇众多瓷器品牌、碧山精酿等,并设计了一条猫狗卡通形象系列文创产品线,比如帆布袋、胶带纸、胸章。大乐之野“野有集”

大乐之野“野有集”

除了集(杂货铺)、酒,最早的“野有”品牌还包括咖啡和餐,是吉晓祥尝试的生活方式品牌,也是没有短期效益的小而美。这些年,大乐之野从单体民宿扩展成了企业,却依然俯身小而美。每次,吉晓祥都把莫干山当带头兵,“试验”得好,再带到别处,无论莫干山当红和被唱衰的时候。
为乡村生活添加活力和新鲜内容,他看中莫干山的包容性。
吕晓辉:给莫干山一点年轻人的空间
正像“酱油不是油”,“新市不是市”一样,莫干山庾村不是一个自然村,而是一个具有千年历史传承的小山镇。百度百科对它的介绍是“地处天目山余脉的国家风景区莫干山麓,不仅有本土历史的文化底蕴,而且还有更多的异域风情。”
这几年的庾村经历了好几轮变化,也的确是越来越热闹。在晓辉设计工作室里,偶尔能听到导游词。晓辉笑称自己这里是文化孤岛。
比吉晓祥、刘杰更早,吕晓辉2006年举家从杭州搬来莫干山定居,后因设计了裸心谷、裸心堡、西坡而为人熟知。黄郛路

黄郛路

2011年,吕晓辉偶然在莫干山脚下黄郛西路77号,发现了这间杂草从生、破旧不堪的老屋。这里原来是一处公共阅览室,由民国政府外交部长黄郛为莫干山小学及当地居民所建。他租了20年,今年正好过半。
坊间传言吕晓辉挑业主,他不否认,项目未必多么高大上,但要有意思、有意义。最近,晓辉给莫干山计庙坞做了一个青年旅社和共享乡村社群。
比起他之前做的那些度假酒店,这个项目则是为年轻人服务的。越来越多年轻人为拥有更好的生活足够努力着,却依然不足以支付越来越高的城市生活成本,吕晓辉想用更开放的方式打开城乡入口——在收取年轻人相对较低房租的同时,为他们提供更多元的生活和工作社群,周末爬山、徒步,和村民聊天,过上他们想象中的山居生活,也可以搭上高铁去上海、杭州或其它城市。同时,他还设计了一些公共分享话题空间,鼓励不同行业的人来这里发声,思维碰撞。“我们应该为他们创造低成本的入口、也能创造乡村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吕晓辉说。庾村黄郛路一景

庾村黄郛路一景

晓辉工作室入口处

晓辉工作室入口处

乡村建设是个长期的过程,不是黄金周或是节假日几组数据就能定论。比起最初的热血,步入中年的他们,正在试图平衡生意和情怀。

新闻啦-听人民的声音
新闻啦 » 观察 | 十年后,莫干山民宿人过得怎么样

发表评论

新闻啦 - 提供最优质的新闻资讯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