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生娃?在剧场感受传奇战地女记者法拉奇的人生思考

上世纪最著名的战地女记者奥里亚娜·法拉奇,被称为“世界第一女记者”、“采访女王”,20世纪最“强悍”的女性之一。传奇战地女记者奥里亚娜·法拉奇

传奇战地女记者奥里亚娜·法拉奇

但《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却是这位传奇女性笔下最柔软的作品,小说1975年首次出版于欧洲,逾40年畅销不衰,仅意大利语版小说就卖出超过150万册。在这部半自传作品里,法拉奇面对自己未能出生的孩子,发生了自己的人生思考。她将这个生命是否选择降临这个世间的决定权交给了TA。
日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将这部小说搬上了舞台,并将于12月24日起在上话D6空间首演。该剧编剧及导演周可作为一名女性,在读完笑说后第一感受就是,“小说中的女主角是一个很‘彪悍’的女性,当她怀孕的时候,她并没有给她腹中的孩子听优美的音乐,给TA讲非常动听的童话故事,而是在告诉TA,未来如果来到这个拥挤而混乱不堪的世界的时候,TA会面临些什么东西。”
一个如此“意识流”的故事,如何在舞台上呈现?周可介绍说,全剧将以三位女性演员黄芳翎、沈佳妮、麦朵来扮演剧中这位怀孕女性,她们也会同时扮演剧中男女老幼不同的角色,包括男医生、女医生、男老板、母亲、父亲、祖母、孩子等等。黄芳翎

黄芳翎

麦朵

麦朵

沈佳妮

沈佳妮

在周可看来,这部戏并不是在讲一个妈妈跟孩子的故事。故事中的女人,也并不只是法拉奇本人,她有着这世间千千万万女人的影子。
“它其实是在讲我们每一个生命个体该如何去成长,如何去面对我们人生当中的各种问题,所以它更像是跟自己的一场对话。如何面对生命中的虚无,如何面对爱情,如何面对生命,如何面对性别,如何面对自由,如何面对公平,如何面对生命意义这一系列的问题。”
在刚刚揭晓的“国际戏剧学院奖”名单上,周可凭借《邬达克》获得了最佳实验戏剧导演奖。在《邬达克》中,多名演员一起扮演邬达克这一角色,也让这部小剧场作品呈现出一种多维和复调的剧场感受。在这一次的《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中,周可延续了这样的表达形式和工作坊的创作方法。
三位女演员各自拿着剧本,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部分,然后朗读,寻找到合适的表演方式,大家互相启发,在一个多月的过程中,最终一起完成了这部作品。她们从各自视角解读同一人物,又从他人视角看待剧中的女主人公。
演员黄芳翎就非常享受这次的排练过程:“我们在排练过程中分享了各自的秘密,排练场从细小的回忆展开,我们彼此分享了那些从儿时到现在关于家庭的故事,那些别离,那些重聚,那些喜悦,还有那些令我们伤心的时刻。我想,未来的观众都会拥有一样的情感,他们带着故事来,在现场,也许我们会互相感知……”
曾经以电视剧《北平无战事》、话剧《长恨歌》等作品为观众熟悉的女演员沈佳妮,这一次再度回到话剧舞台,她说,自己是瞬间被这个戏的题材所吸引。“我问六岁的大女儿:你来到这个世界,你觉得是你自己的决定还是爸爸妈妈的决定?她说:是我自己决定的。我问:你为什么要来?她答:我想看看这个世界……小说作者奥里亚娜·法拉奇是一位传奇女性。拥有浓烈炙热的一生,使我很想体验她笔下的’她’的思考和选择。”
和黄芳翎一样,沈佳妮也很喜欢两位搭档和导演,享受每天将自己的满满能量倾洒在排练场后踏着轻松的步伐散步回家的过程,“那二十分钟的路程是一天最好的馈赠”。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青年演员麦朵,刚刚获得第二十四届佐临话剧艺术奖最具潜质新人奖。参与该剧,让她对生命的孕育有了更多的思考,她说,这部剧并不只是站在女性的角度。而是想展现一个人,一个女人的一段生命旅程。”
此外,全剧还特邀手碟艺术家尹引现场演绎打击乐器“手碟”,创作者希望这个被誉为“最接近宇宙的声音”,能够与剧场发生奇妙的碰撞。观众如同在剧场回到母体,直达心灵的音乐,给予观众“灵魂的疗愈”。
 手碟艺术家尹引

手碟艺术家尹引

 导演周可

导演周可

【对话编剧、导演周可】:
澎湃新闻:你眼中的法拉奇是一位怎样的女性?
周可:她是上个世纪最有名的一位战地女记者,而且是第一个战地女记者,我会觉得这个女人的人生,她活出了我想要的那个样子。她从小就成为了意大利抵抗运动的一员,从10岁开始就帮她的父亲和游击队运送枪支以及传递消息,当她成长到一定年纪的时候,她作为记者,作为专栏记者,先是采访了众多好莱坞影星,然后去采访了NASA的宇航员们,她发现这些还是不能够满足她。
之后她去越南战场上采访,这是她成为战地女记者的第一步,她又采访了非常多身处在不同境遇中的女性,她了解关于女性在这个世界当中她们的地位和生存境遇的问题。之后,她又采访了很多国家政要。
所以她的人生其实接触到了穷人、富人,各种各样的人,所以她的人生的宽度和广度,是我觉得是很多人都无法去企及的,她也看到了人间的很多疾苦,但同时也渴望幸福,渴望爱情,渴望有自己的一个孩子,所以这些最简单的人的欲望和需求在她身上都有体现,但是她又充满着对整个人类的怜悯之情。所以我觉得法拉奇是一个很传奇的女性。
澎湃新闻:为什么选择用三位女演员同时扮演这个怀孕女性,还同时扮演其他角色?
周可:小说比较意识流,但也有故事。关于一个女人作为事业女性,在得知怀孕后纠结要不要生下TA,反反复复的过程,但后当她最后决定要跟这个孩子和平共处时候,孩子就没有了。这个作品是一个对话,探寻生命本身的意义。
表演上这样的设置,一方面是增加它的叙事性和故事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剧中,所有围绕这个怀孕的女人出现的人物,其实都是她自己的映射,所以我们选用了三位女性来饰演所有的角色。她们其实分别饰演了这个女人的不同的侧面,像是在“平行宇宙”中的同一个人,可能有偏女性向的,有偏男性向的,有偏更工作化和事业型的,可能更偏家庭型或者更偏情感型的。
澎湃新闻:舞台会有怎样的具体呈现?
周可:我希望这个戏以一种荒诞的喜感和诗意的美感呈现在舞台上。
舞美设计原本是想有一个能够让观众跟演员一起沉浸在里面的感觉,但后来因为场地等原因放弃了这个方案。目前的舞美方面,可能就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家的空间,但实际上它更像一个我们内在的精神世界。所以我们会在舞台上出现比较多的层次,加上多媒体的配合,希望能够营造出一个比较重叠的感觉。还有手碟的加入,大家一起感受一下来自“宇宙的声音”。
我觉得这个戏并不只是针对女性,每一个对生命本有思考的观众,喜欢哲学的、希望去探索生命意义,对生活中的自我和他人都感到困扰的观众,都可以走进剧场,来感受这部作品。

新闻啦-听人民的声音
新闻啦 » 为什么要生娃?在剧场感受传奇战地女记者法拉奇的人生思考

发表评论

新闻啦 - 提供最优质的新闻资讯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